1. 主页 > 行业聚焦 > 文章

上海汽车业按下暂停键?有人在封闭式办公,有人在帮用户买菜

  作 者丨彭苏平

  编 辑丨张明艳

  图 源丨图虫

  4月8日中午,刘畅化了个妆,12点准时出现在“上海蔚来中心”的直播间里。她对着镜头先询问了大家的情况,接着聊起了近况。

  刘畅是蔚来松江印象城店的店长。眼下上海仍处于封控期,几乎所有的汽车门店均暂停营业,包括刘畅在内的数千名蔚来上海员工,基本都在居家隔离——这已经是她近期的第二场直播。

  线上交流、视频会议……与其他生活和工作在上海的人们一样,这些已经成为上海“汽车人”的日常。如何换一种方式继续之前的工作,如何尽量降低封控对业务的影响,成为各个车企及上下游产业链共同面临的挑战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受疫情影响,3月中下旬以来,汽车零售销量已有所下降,截至4月上旬,终端情况并未好转,尤其是上海的汽车市场,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被按下了“暂停键”。

  不过业内分析认为,疫情对销量的影响是暂时的,只是拉长了汽车消费的时间和周期,整体情况好转之后,相信还是能够重回增长。

  封控之下,车企与用户的联系并没有切断。部分汽车品牌,如智己、上汽大众等,举行了线上的新车发布会;蔚来则通过直播的方式,跟用户交流封控期间的需求。

  之前一天,刘畅曾帮助两个用户团购到了蔬菜,还帮一位宝妈买到了尿不湿。“如果你有任何困难,千万不要不好意思,你可以跟我们讲,大家一起想想办法,说不定会有一些信息或是渠道能够帮助到你。”她在直播间真诚地说道。

  中后台的运营也并没有停滞,很多工作开始线上交接。部分车企由于提前预判,能够通过“封闭式”办公的方式保证一部分的研发和生产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上汽乘用车约有500多人在嘉定安亭园区内工作,约有3000多人在临港工厂封闭式生产。

  他们的封闭式办公能够保障相关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。不过员工也很辛苦,一些人在台架实验室的旁边打了地铺,“白天工作,晚上睡觉。”

  门店关闭,销量下降

  4月1日,上海浦西开始实行区域封控和核酸筛查,至今尚未解封。这已经是刘畅第3次“被封”,此前她曾分别居家隔离了3天和6天。

  刘畅在蔚来已经待了4、5年,2020年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她也在上海。当时很多外地同事不能及时赶回岗位,门店里就几位员工,每天的进店量也屈指可数,但她觉得那次没有这次“危险和害怕”。

  “那时病毒的传染力还没这么强。”刘畅回忆,彼时上海虽然建议居家办公,但并没有限制大家足不出户,只要口罩戴好了,做好消毒,门店是可以开的,但现在这一波奥密克戎的发展态势真的“远超想象”,眼下何时解封都没有办法预测。

  封控之下,汽车市场普遍受到殃及。上汽集团(600104)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孙亦炯坦言,4S店遵守疫情防控政策,浦东和浦西相继停摆,所有主机厂和经销商都面临着同样的困难。

  实际上,只有一小部分4S店和其他汽车线下门店是3月底才开始暂停营业的,很多门店3月中下旬便陆陆续续关门。3月以来,随着确诊和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增加,上海已经先后多次在部分区域实行封控管理,3月28日开始,上海以黄浦江为界,分批封控,自此,汽车线下门店才开始成规模地暂时关闭。

  这样的情况已经反映在零售销量上。以蔚来为代表的新兴车企,以订单排产,3月交付量尚可,但更多车企和经销商的实时订单却不容乐观。

  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主要厂商3月第三周、第四周的日均市场零售量分别为3.5万辆、3.9万辆,同比下降近30%。

  “中旬开始的疫情和市场变局超预期复杂,个别汽车生产主要基地地区出现全面静止的新格局。”乘联会分析,全月市场总量难以预判,不过考虑到经销商的目标销售压力,最后一周也可能会有交车冲刺,最终数据可能有一定修复。

  孙亦炯表示,当前的形势必然会对汽车销量造成影响,但现在还没有办法判断影响的程度。“从汽车零售数据来看,珠三角和长三角两个比较大的区域,整个消费端的供给出现下降,但不是‘跳水式’的下降,还属于相对稳定的状态,说明汽车市场的消费需求仍然存在。对于全年消费市场的走势,我还是抱有积极的态度。”

  他认为,疫情对于一个区域的影响只是暂时性的,只是拉长了消费的时间和周期,一旦疫情恢复,某些区域甚至可能会出现爆发性增长。

  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”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各大车企也仍在竭尽全力地推进既定工作。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。”孙亦炯表示。

  上汽乘用车运营着两个品牌:荣威和名爵。孙亦炯介绍,从3月份开始,他们就在积极准备很多新的销售模式,直播交流、线上订单收取,包括一系列营销方面的活动。

  “在不能出门、不能上门的情况下,通过视频沟通,先打好基础,疫情一旦恢复,就进入成交阶段。我觉得每一个主机厂都在开展这样的工作。”孙亦炯称。

  4月8日,上汽集团旗下高端纯电品牌智己汽车,与第100家“体验及交付服务中心”正式签约。眼下正值其首款量产车型智己L7开启用户交付的关键期,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表示,尽管有疫情影响,但他们仍将确保在4月中旬左右,把智己L7运到全国20多个首批开业的体验中心,让第一批客户能够试驾到新车。

  而自诩“用户企业”的蔚来,则将保障工作做到了车主身上,尽管这些工作与卖车并不直接相关,但却符合蔚来的一贯作风。

  4月8日,蔚来APP上线了一套“200元抗疫食品物资套餐”,介绍称,“如果您所在的小区无法正常团购,政府的物资还无法满足家庭的基本需求,我们通过各种努力,从外地组织了一批资源,组合了这个套餐,送到您家门口。”

  为了保障现在物资运送人员的畅通,蔚来把具备开放条件的9个蔚来超充站全部设置成了免费状态,这几天可以出行的蔚来车主可以直接扫码使用。

  实际上,在局部物资紧缺的情况下,早有蔚来一线员工为车主们提供了帮助,像帮助宝妈买奶粉的刘畅,还有组织同事们为车主买菜、送菜的青浦店店长徐蓓蕾,等等。

  “浦西是4月1号开始封的,我们3月30号、31号还都能活动。但有些车主已经封了十几二十天了,他们的物资可能比较紧缺。”想到这儿,徐蓓蕾当即安排下去,3月30日那天就收集到30几个需求。

  “很多人其实不好意思找我们,fellow(蔚来门店工作人员的一种称呼)跟用户很多时候就是朋友一样的,但是他也怕麻烦我们,当我们主动去问,去跟他说‘我可以’的时候,他会说‘哇太好了,幸好你在’,然后把他的需求告诉我们。”

  收到用户需求之后,徐蓓蕾带着团队7、8个人,先是汇总做表格,再去超市采购,然后根据每家不同的需求把菜分拣好,最后分专人送到各个不同的区域。

  他们送的这批菜可能成为了一部分家庭近期主要的生活物资。徐蓓蕾在回访中了解到,从4月1日封控开始,一些用户后续没有收到过其他的补给,也有一些只收到过一波。

  “其实做的时候我们没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义,只是觉得,车主有需要,那就去帮他送,我们反正有时间,也有资源。但是后来很暖心地发现,很多车主发了朋友圈、发了此刻,表示感谢,我们做的只是一件小事,但也许对别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的希望。”

  “封控式”生产运营

  封控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在前端,后端的生产运营显然也会受到波及。

  大众汽车集团一位发言人日前表示,由于疫情期间零部件采购困难,该公司与上汽集团合资运营的上海工厂于3月31日起部分关闭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因疫情防控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也从3月28日起开始停产,原定停产4天,但特斯拉显然已将实际的停产时间延长。关于复产计划,4月8日特斯拉一位发言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暂时还没有相关信息”。

  孙亦炯也坦言,如果说疫情对生产运营没有影响,是不切实际的。现在上汽乘用车团队部分技术中心人员、销售团队以及中后台部门,都在居家办公,虽然目前看起来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,但多少会有些不同。

  不过,从上海疫情开始爆发之初,上汽乘用车的管理团队就对整个走势预判,并进行了相对充分的准备。在部分不能远程进行的研发和生产环节,上汽乘用车安排了员工“封闭式”办公,以最大程度地保证工作按计划完成。

  在产品研发方面,嘉定安亭园区内,目前大约有500多名员工正进行“封闭式”工作,进行发动机台架测试、车辆软件调试等等,孙亦炯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从园区封闭开始,我们就跟各方面积极协调,通过自身采取的防疫防控措施,让我们在园区内还能开展一些居家不能进行的工作,也得到了主管部门的认可,才能批准我们在这里开展这些必要的工作。”孙亦炯表示。

  这些员工衣、食、住、行都在园区内进行,随着疫情的变化以及管控措施的升级,园区内也实行了和居家办公一样严格的管控措施。孙亦炯介绍,他现在所处的区域,目前只有两个人,他们的行动不能超过一定的范围,除了做核酸检测的时候可以下楼,其他时候也是足不出户。

  由于园区要控制人数总量,上汽还在安亭周边的酒店以及其他园区开展着一些工作,在符合管控要求的情况下,有很多团队像小卫星城一样分散在不同的地方,有些团队甚至在地下车库里,做自动泊车和软件功能的测试。

  在生产制造方面,上汽乘用车共有四座工厂,分处于宁德、南京和郑州的三座工厂,尽管也有一定波及,但只是临时封控,整体生产节奏未受到挑战,而临港工厂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。

  孙亦炯介绍,疫情发生以后,由于已经预判到可能会进行封闭式运作,预留了3000名左右的员工在实施封闭的生产制造,从开始的半封闭到全封闭,整个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。

  封闭式运作,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了上汽生产供应的节奏。据悉,在物料保障顺畅的情况下,工厂是两班满负荷运作,如果物料保障不能满足,可能会进行单班运作,宗旨是确保生产的体系能正常运转。

  不过,孙亦炯也表示,重点区域管控以后,供应链还是受到一些影响,从而波及到整车生产。

  “作为上海本地的工厂,临港基地主要零部件供应来自于上海本地的供应商,有些供应商在嘉定,因为嘉定的封控很严,部分零部件产出也受到了影响。”孙亦炯表示,但相应地,因为有很多供应商与上汽有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,也有很多供应商是上汽集团下属企业,在集团统一引导下,也正在积极协调这些企业进行封闭式运作,保证物流和零部件供应持续处于推进的过程中。

  本期编辑 刘巷 实习生 林曦莹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21世纪经济报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本文由「61-8车资」整理发布,不代表「61-8车资」立场。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研究,如文章内容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清理,谢谢!转载注明出处:「61-8车资」https://www.61-8.com/article/10098.html

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箱:auto_links@qq.com

工作日:9:30-17:00,节假日休息